来自 奇迹 2018-07-21 17:15 的文章

“失去了一条腿,我还有一双手!”

【导读】 7月26日,中央、省市级20多家新闻媒体,来到盐都,集中采访郭猛派出所民警孙益海。今年44岁的孙益海,15年前因公受伤被截去左腿,至今体内留有几十粒铅弹,他多年如一日,忍着截肢后遗症的痛苦,坚守平凡工作岗位,服务群众不言苦累,赢得了群众的口碑,在工作中重树了自我。

孙益海:我还有一双手

每天上班,孙益海要做的第一件事,是吃药,吃大把的药。那次受伤,伤痛犹在。

1995年11月30日,在收缴非法枪支时,孙益海遭遇意外事故,左腿主动脉被炸烂,经过5次手术,终被截去左腿,才保住性命。但体内仍残留了二十多粒铅弹,至今在孙益海的腹部X光片上,一个个白点触目惊心。

从昏迷中醒来,得知左腿被截去,孙益海问妻子,我在几楼?病房在七楼。当时,孙益海想,七楼跳下,差不多了。

在亲人和领导同事的支持鼓励下,孙益海逐渐接受现实,走出阴霾。1997年底,戴着假肢拄着拐杖的孙益海回到郭猛派出所上班。15年来,他一直是派出所一名普通民警。

对于他这样一个三级伤残的人来说,可以在家休养,待遇不会少,但他每天按时上下班,负责派出所户籍及财务等工作。孙益海说,上班忙点,生活会充实些,组织上给了自己很多的照顾,妻子也给了他很大的支持,还有孩子在看着自己,无论怎么说,都不能年纪轻轻就闲在家里,成了废人。

截肢带来的后遗症之一是尿道粘连。每隔一二十天,他都要到医院进行一次痛苦的尿道扩张,十几年来一直如此。

“我虽然失去了一条腿,但还有一双手。”孙益海说,派出所人手紧,他腿不方便,不能去抓坏人,但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帮助同事腾出精力做其他事,还是可以的,“我是残疾了,但我不是废人。”

孙益海和辖区群众在一起。

群众:孙干事,好人

在郭猛镇,许多人认识这位只有一条腿的民警。许多人只办过一两次业务,就记住了孙干事。

今年73岁的彭美健是三峡移民,1997年他家和其他两个家庭一起,从重庆移民到郭猛镇乔庄村落脚。开始,他们仍想着回去,揣着重庆开出的迁移证,迟迟不肯落户。

几年下来,他们发现平原地区的生活远远好于山区,便想在盐城落脚。他们找到户籍警孙益海。按户籍管理规定,应先由迁入地公安机关开具准迁证,再到迁出地办手续。如果让他们回重庆补手续的话,一个来回花费不小。

孙益海开着三轮车,到村里调查,还和迁出地警方联系补齐了相关证明手续,报请局领导批准,为彭美健等36口人办好了户口本、身份证等,随后,村里给他们解决了宅基地、承包地等。提及孙益海,彭美健竖起大拇指用浓重的重庆口音说,“好人!”

今年1月,郭猛镇大李村高步祥的儿子买房需父子关系证明,但他多年前将儿子户口迁往亭湖张庄,父子户口不在一户,又记不得具体迁移时间,先后辗转张庄、盐龙、郭猛三个派出所,查了两天都未能找到相关信息。到第三天他再次来到郭猛派出所求助,孙益海仔细了解情况后,决定扩大查找范围,花了小半天时间,先后查找了将近10年的档案,找到了原始记录,出具了证明材料。一条腿的孙益海吃力寻找的身影,让高步祥“一辈子忘不了”。

15年来,孙益海撑着一条腿,帮助700多人办理了入户手续,进村上门办理身份证12000多人次,化解矛盾280多起,和辖区许多百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孙益海说,我做户籍警,天天和户籍打交道,但老百姓跑户籍,一辈子也就几次,我多说一句,多做一点,能让他们少跑几趟腿。

妻子:一句誓言,一辈子

武红梅比丈夫小一岁,是郭猛实验小学的音乐老师。孙益海出事时,他们结婚才几个月。当时,看到丈夫一条腿没了,她的心都碎了。

开始,孙益海还不知道被截肢,他对妻子说,我左边的腿麻,你帮我搬搬。看到丈夫得知真相伤心欲绝的样子,武红梅安慰他,你放心,我肯定会照顾你。

谈恋爱时,两人就约定,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,都不离不弃。一语成谶。有人劝武红梅,你还年轻,趁还没有孩子,分了吧。武红梅说,他没做对不起我的事,没有伤害我,我有责任和义务照顾他。

武红梅的坚持,让孙益海感动。妻子的不离不弃,注定她要承受更多的艰难,付出更多,孙益海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一次,妻子发高烧起不来,孩子又在盐城上学,只能无奈地求助120,“如果是正常人,抱着背着就上了医院”。